君子昭华

gushi86 11月前 157

君子昭华

文九鹭非香绘欧陽陽

楔子

四周皆是枯枝断木,每一步踏下便有破碎之声 响起。这个树林子里天色灰暗毫无生机,死寂得极为诡异。

沈茹茹有些不安地看着四周,忐忑地走着。而相较于她的惶然,前面的男子背脊挺直,脚步沉稳,每一步路下,脚下自生流光,半点也没触碰到地上灰败的枯枝败叶。

“和平相处五项原则听过吗?”

男子在前面负手走着,语气倨傲,好似完全没将周遭环境放在眼里,也完全没把沈茹茹放在眼里。

沈茹茹分心应了一声:“啊?”

华服男子自顾自道:“第一,我是主子。第二,你是仆从。第三,你要听我的。第四,一切以我的话为准。第五”

沈茹茹看着一脸高傲的男子,很认真地在思考,如果她在这迷幻阵中,把这昭华太子杀了,那她出去之后,该找什么理由脱罪呢。

她想了很多理由,最后发现,只要昭华死了,她好像就脱不了罪了呢

毕竟,把昭华拉进这个迷阵的罪魁祸首

是她啊。

1

中秋晚宴,九重天上流云溢彩。

沈茹茹在院子里一边望天,一边捣药,一边发呆。院门倏的“吱呀“一声响,她循声一望,只见她师父拉着一张陰森的脸走了进来。

“师父。”沈茹茹打了个招呼,“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中秋晚宴不好看”

“呵。”没等沈茹茹将话说完,沈毅一声冷笑,“一群两两戍对的贱人蹦蹦跳跳能有什么好看的?”沈毅一边自顾自往屋里走,一边说,“明天我要去下界彩毒林采药,你看好家。”

“哦,好。那你”没等沈茹茹问完,沈毅便回房甩上了房门,那句“什么时候回来”便被硬生生堵回了她的喉咙里。

沈茹茹撇了撇嘴,又继续捣药,却突然一阵暗喜,师父一般去彩毒林都要一两个月的,待她处理好这些药,从明天开始,她就可以跑去仙桃林,调戏守门的侍卫小哥了。那小哥穿着军士铠甲身形挺拔,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那微微露出的小虎牙,可勾人了

沈茹茹因心里想着这事,直到半夜才处理完手里的药,便也回自己的房间洗洗睡了。

可沈茹茹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她却是被一个侍卫小哥给拖下床 的,只是不是她心仪的那个。来者动作粗鲁,拽了她便要将她推出门去。

沈茹茹惊慌中带着点恼怒:“干干吗呀!来人呐,抢人啦!”

军士一路将她拖到了屋子外面,出院子的那一瞬间,沈茹茹只见院里神光四溢,七彩羽毛的神凤背上驮着一个大椅子,椅子上坐着的男子跷着二郎腿,神态倨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沈茹茹眯眼.在刺眼的光芒中,费力地看他。

逆光之中,只觉这骑鸟的男子身影尤为高大挺拔,是下三重天里,没有的丰神俊朗。

军士抱拳,恭恭敬敬地向那男子行了个礼,报告道:“殿下,属下已探明,医仙府上只余此小仙娥一人。”

“嗯。”男子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他一步踏出,自有金色阶梯在他脚下铺展:“医仙去哪儿了?”他声色自带三分冷意,藏着不怒自威的力量。

他走到沈茹茹面前,比她高出一个脑袋。沈茹茹仰头望着他,小心询问:“你们是什么人啊?”

“放肆!“旁边的军士立即粗声呵斥,“竟敢对殿下无礼!”

这一声吼得中气十足,吓得沈茹茹身子抖了一抖,她知道来人身份非凡,心中有怒却也不敢恼,只有点委屈地默默嘀咕了句:“我这不是想问明白点,好调整下跪的姿势吗”

军士一默,估计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这句极没出息的话。

“呵。”沈茹茹面前的男子用鼻子发出了一个轻蔑的音节,他抬起了手,伸出食指,在沈茹茹面前对着地指了两下:“跪下就行了。”

他语气一分清高,一分冷淡还有八分欠揍,即便是怕死如沈茹茹,也被刺激得瞪了他一眼,但见他身上刺目的神光,沈茹茹叉怕死地默默转开了目光。

她心里有数,打是绝对打不过的。于是她权衡了一番,自己转了话题:“我师父昨天说去彩毒林了。”

当即便没人再去管她跪不跪这件事了。男子眉头微微一蹙:“何时归来?”

“没说。”

男子眉头锁得更紧了一些,随后将沈茹茹上下一番打量:“你是医仙弟子?”

“是的。”

“跟医仙学了多久了?”

“下个月就满百年了。”

“时日不长。”男子自言自语地呢喃了一声,复而又问,“医仙下的毒,你可能解?“

这话问得沈茹茹一愣:“我师父下的毒?下的什么毒?给谁下的毒?为什么下毒?”

没有人给她答案,自带神光的男子向旁边使了个眼色,沈茹茹便被拎了起来,被军士提着与他们一道走了。

这应该算是绑架吧,可绑架绑得这么理直气壮的,倒是让沈茹茹连反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2

对沈茹茹来说这真是个神奋的日子。这一天,她终于上了九重天,只是这九重天上,与她想象中的场景,有点不大相同。倒也不是别的不同,仙云缭绕灵气氤氲是正常的,只是

看着到处打得鸡飞狗跳的上仙们,沈茹茹咽了咽口水,干笑道:“哈哈哈,九重天上的生活原来如此有趣啊,都好有精神的样子”话音未落,“唰“地洒来一股温 热的血,溅到了沈茹茹脸上。

沈茹茹浑身一僵,等她转过头,打得正激烈的两人已飞快打远了去。

沈茹茹倒抽一口凉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那两位应该是经常从下界降服妖魔的战神夫妇吧!他们对下三重天的小仙来说,是可仰望而不可企及的存在。可现在,二人怎么打戍了这样一副要杀了对方全家的样子

“怎么这样”沈茹茹惊愕地呢喃出声。

在沈茹茹的前方,身着华服的男子坐在金光闪闪的神凤背上,回头看了一眼沈茹茹,眸含杀气,声色冰冷:”全拜你师父所赐。”

这都是她师师父干的吗?

沈茹茹维持着僵硬的笑容,而后背已经被冷汗淌湿了一片。

其实,事到如今,她虽然还没摸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心里大概是知道的,她师父这祸,应该是闯大了。而她更清楚明白的是,她师父昨日跑去了下界彩毒林,没有叫她

她该是要当一次背锅侠了。

被重兵一路押到九重天上那最至高无上的凌霄殿,看见面前的场景,沈茹茹的双腿已经开始抖了起来。

那威名扬三界的天帝天后,比方才的战神夫妇打得更加不留情面,凌霄殿红色的巨大柱子不知道被撞断了多少,殿前砖石龟裂,尘土飞扬,一片混乱不堪。

“我我师父,他到底做了什么”

“下毒而已。”神凤之上的男子缓缓踏下,“我父王母后结姻三千年,从未红过脸。”他冷冷一笑,“你师父倒是有本事。”

是、是啊谁说不是呢

说到下毒二字,沈茹茹大概就明白情况了,沈茹茹的师父叫沈毅,他人如其名,确实是个神医,九重天里,医术数他最好。

要说这沈毅,以前脾气是极好的,为人也有礼有节,温 文尔雅,不贪富贵,明明可以去上三重天,却非要住在下三重天,说是方便帮普通小仙们看病,脾气好得对隔壁仙姑家养的狗都很温 柔。

只是三个月前沈毅的娘子——沈茹茹的师娘跟人跑了,在那之后,沈毅的脾气就开始变了,开始变得喜怒无常,见不得别人秀恩爱,街上看见小仙姑们和人牵个手都要上去撒把毒什么的弄得整个下三重天的人人心惶惶,不敢上街谈恋爱。

沈茹茹本以为自己师父伤心个几个月,毒几个秀恩爱秀得猖狂的小仙便也罢了,不承想这九重天上他也敢来下毒啊!看这模样,大概是昨晚的中秋晚宴上秀恩爱的人太多了吧。

可,沈毅你闯了这么大的祸要连夜跑路倒是把我捎上呀!

沈茹茹在心里哭完后,依旧要面对这难堪的局面,她转头看了眼身边一身金光的男子,继续干笑:“原原来是昭华太子殿下”

3

沈茹茹一大早便被人押到这人面前,然后带上了九重天,她能想象得到此人身份不简单,但却没料到,这竟是这九重天里,被少女们议论的最多的那位太子殿下

昭华手一挥,只凭一股气息,就将沈茹茹推得踉跄了两步。

“解毒。”他冷冰冰地下令。

沈茹茹立着脚尖慌忙站定,看天帝天后打得六亲不认,她无助地回头看了昭华一眼。

昭华挑了挑眉。

“我”沈茹茹嗫嚅道,”不会解毒啊”

昭华眯了眼:“你会什么?”

“捣药”

“你与医仙学医多久´”

”百百十来年了”

“百十来年时间,只学会了捣药?”

沈茹茹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

昭华手中寒气凝聚:“你告诉本太子,要你有何用?”他说着,周身杀气再起。

沈茹茹骇得倒抽一口凉气,连忙道:”有有有I有用!”她喊出声,“我能去彩毒林找师父!”但见昭华手中凝聚的寒气一顿,沈茹茹心生希望,忙补充道,“我陪师父去过很多次彩毒林!我知道他采药一般怎么走!”

昭华手中寒气渐渐散开:“现在下界,明日日落之前若还是技不到,你便以死谢罪吧。”

沈茹茹闻言,挣扎着张了张嘴:“彩毒林里有天成阵法”明天日落之前,很可能会拔不到啊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昭华便斜睨了她一眼:“明日日落之前找不到,你,以死谢罪。”他眸中带着惯居高位的人自有的寒光,“本王不说第三遍。”

沈茹茹咽了咽口水,在心里骂了一万遍“沈毅师父王八蛋”,然后咬着牙,憋着委屈,含着限泪,凄凄惨惨地点头应了:“小仙知道了。”

下界,彩毒林。

沈茹茹看着身边骑着神凤神光耀眼的昭华,默默地翻了无数个白眼,但见他周围一圈带刀侍卫,沈茹茹审时度势,最后还是和颜悦色地与昭华道:“太子殿下,你不放心要和我一同去找师父没问题,但你看这鸟是不是该收一收,有些略晃眼”

昭华闻言眼一斜,他还没开口,旁边立即有人呵斥道:“放肆!竟敢用鸟一字来辱殿下神凤坐骑!”

神凤不也是鸟吗

虽然内心如此腹诽着,可沈茹茹却不敢说出来,她只得认命服软,扯着唇角赔笑:“神凤神凤,您这神凤是不是要收一下,这光太亮,会吓走我师父的。”

昭华略一琢磨,点了头,刚踏下神凤,旁边便有花仙施展法术,在地上前前后后绽放开一片繁花。

“走吧。”昭华摆摆手,仿似为了迁就沈茹茹的要求已经做了极大的牺牲。

沈茹茹嘴角抽了抽:“可是太子殿下”沈茹茹冒死进言,“您这踏一步便开满地花的,我师父依旧能察觉到啊”

“放肆!“沈茹茹话音未落,旁边又有人喊了,“怎能让殿下仙履染此凡尘!”

沈茹茹心头一股窝火,脖子一梗,但见对面人腰间的大刀,她登时叉萎靡了下去:“我这不是怕耽搁找到师父的时间吗”

昭华眉头一皱,旁边花仙立即会意,接下来只在昭华踏下之地绽放鲜花。

昭华斜眼瞥沈茹茹,高贵冷艳道:“行了?”他神色轻蔑,“你的要求本太子已尽数答应,明天若还是找不到人,可别怪本太子搐你脑袋。”

沈茹茹一时没忍住拳头一紧,但随即又松开了。

4

沈茹茹顺着沈毅往常会去的地方寻找而去,她一个人在前面又是探地形叉是寻脚印,忙活得不可开交 ,而身后的昭华太子则左有人打伞,右有人打扇,前前后后簇拥着走得悠闲。

眼看着太陽便要下山,而寻找沈毅却没有一点进展,若是待到天黑,找人只怕更难。沈茹茹心里焦急,身后跟着的那群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发让她心烦。

她终于直起了身子,转头望向昭华:”太子殿下,能不能让你身后的这一堆仙人各自去休息,这人多脚步声大,我要是师父,听得你们经过的地方又是鸟鸣又是兽叫的,隔老远就跑了。”

这次没等旁边人开口,昭华便皱了眉头:“医仙府小仙,你是妄图将自己的无能推诿到本太子身上?”

沈茹茹耐着性子解释:“不是推诿,是天马上就要黑了,你这身后一大群人行动起来目标太大,彩毒林本来就有天成阵法”

“无须多言。”昭华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既没本事,又找不到人,废话还多。来呀,现在便给本王将此人铡了。”话音刚落,便立即有人提刀上来了。

沈茹茹见状大惊,随后一股邪火便自心头烧了起来:“你怎能如此不讲道理!”

“本太子便是道理,给我铡!”

沈茹茹抽着凉气连连后退:“你说我没本事,你要有本事,你跟着我怎么也没找到我师父呀!要铡你先把自己给铡了!”

“放肆!”昭华身边响起一片呵斥之声 。

一般情况之下,为了活命,沈茹茹会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但在不让她活命的情况下,沈茹茹多半是不那么善于忍耐自己内心那些时常想要喷薄而出的脾气的。

“我哪儿放肆了,我说得不对吗!你一个大男人还要步步生花地走路是个什么毛病,你这跟我下界来就来吧,你找人重要还是不染凡尘重要啊,自己父母在天上打得要死不活的,你还有心情挑剔来挑剔去,我要是天帝天后就该第一时间拍死你这个不孝子。”

侍从们皆被沈茹茹这一番话震住,昭华一声冷笑:“医仙教你这个徒弟,别的没学到,胆大包天倒是得了个亲传。”他话音一落,根本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挥手便是一记仙力冲沈茹茹打来。

众人皆道沈茹茹挨了这一记仙力是死定了,哪想这一个区区医仙府的小仙动作倒是快,侧身一躲便将昭华的杀招躲了过去,仙力未停,径直打在沈茹茹背后的大树之上。

而更奇怪的是那一棵大树受了昭华一击竟然没有断裂。

沈茹茹回头一看,登时脸色一变:“走走走!“她大喊,“打到法阵了!“

她这话一喊出口,身后的大树树枝登时疯长,猛地窜上前来将沈茹茹拽了住,而此时沈茹茹飞身一扑,恰恰将昭华的裤子拽了住。

昭华身边的仆从见状,立即乱成一团 ,各种法术相继打在树枝之上,然而那树枝并未断裂,也未受伤,却像是吸收了所有人打过去的法力一样,生长出了越来越多的树枝,在林间狂暴乱舞,将所有仙人仆从神鸟神凤,一并打开,一时之间便只有死死拽着昭华的沈茹茹还与他站在一起。

树枝拉着沈茹茹向后一拖,沈茹茹便拽着昭华的裤子往后一拖。昭华立即双手提住裤子,勃然大怒:“混账东西!给本太子放手!”

“不能放!”沈茹茹大喊,“你撑住啊,将我带出去啊!”

昭华怒不可遏,抬手便要将沈茹茹的双手给砍了,沈茹茹见状大喝:“昭华太子你好歹毒!”

没等昭华太子的手落下,身后树枝猛地覆盖上来,将昭华双手困住,昭华眸光一凝,欲施展大法术,可脚下土地却是一软,让他整个人瞬间沉人其中。泥土之中仿似是个无底洞,将他周身法术尽数吸食而去,让他无法抵抗。耳边只回荡起沈茹茹的痛骂:“你这个软蛋太子”

5他们就这样落入了彩毒林的迷阵当中,两个人,单独的,在彩毒林中寻找出路。不或许该说,是沈茹茹一个人在寻找出路。

因为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除了动嘴使唤人使唤得勤快,别的真是懒得连手指头都不抬一下的。

沈茹茹一边往前寻找出路,一边叹了声气,她回头一望,那昭华太子当真抱手站在原地,看看天看看地,愣是没往右边的小道上迈出一步。沈茹茹只觉心累无比。

其实在沈茹茹醒来的时候,她是有机会丢下这个傲慢的昭华太子不管的。

当时她比昭华先醒,先明白过来他们落入了迷阵当中,先发现了昭华的随身侍从尽数不见。而那时,这位传说中鞋履都不能染尘埃的昭华太子正黑发覆面的仰躺于地。除了那张脸依旧过分的好看外,身体其他部位也都脏得和她一模一样。

她若想丢下昭华,当时只要拍拍屁股走人,昭华醒了后也断然不会知道他是被人丢下的。

可沈茹茹此人,就是喜欢在该黑着心肠办事的时候,弘扬一下美好道德

她到底是没有丢下昭华,而是将他往肩头上一扛,带着他一同寻找迷阵阵眼,以图早日破了这阵出去可现在沈茹茹对自己当时的决定感到深深地后悔了。

“就该让他躺在地上自生自灭!”

就在沈茹茹嘀咕这句话时,她身侧倏尔吹过一股陰风,随即有人在她耳边桀桀怪笑:“你要杀了他啊?我帮你啊。”

沈茹茹浑身寒毛登时被这一股陰气森森的声音吹竖了起来,她连忙回头一看,只见一股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抱手站在原地的昭华。

这难道是沈毅说的彩毒林里千万年来毒气凝聚而成的邪魔?

沈茹茹倒抽一口凉气,立即大喊:“躲开!”昭华转着眼看沈茹茹,眉梢一动。脚步却未挪动半分,限见那黑影便要撞上昭华,沈茹茹厉喝,“躲开呀软蛋太子!”

黑影此时已经扑到了昭华身前,雾时凝聚成形,他手中握着大刀,一双猩红的眼瞳诡异兴奋地盯着昭华:“你的脑髓归我了!”

大刀落下的瞬间,沈茹茹咬牙闭眼,垂头不敢再看。只听“嘭”的一声!

周遭陷入了极致的安静之中。那方却没有血腥味传来,沈茹茹等了一会儿,便叉好奇地睁开了眼,往那方一看,只见昭华依旧稳妥妥地站着,脚下依旧流溢着金光,神色依旧带着仿似天生的倨傲。

而那邪魔已经荡然无存。

“本王说了,你只是仆从,别妄图命令本王。而且”他遥遥望着沈茹茹,眯眼问,“你方才叫本太子什么?”

沈茹茹有几分失神地望着他。

是了,她怎么忘了,九重天流传了这么多关于这位太子的传说,天帝天后对他寄予厚望,令昭华太子自幼随着战神夫妇上战场杀敌,而在太子留守九重天时,各天官文臣无不是他的老师谋士。文韬武略,昭华太子皆有建树。

他如此傲慢,是因为他有绝对的资格去傲慢。

见沈茹茹怔怔地盯着他,昭华眼睛眯得更紧了些:“本太子方才好似听到了软蛋二字?”

沈茹茹立即眯起了眼睛笑,温 柔和煦:“昭华太子惊才绝艳,文治武功样样精通,方才风太大,太子您听锗了。“

昭华冷冷“哼”了一声,道:“去找降眼。”

沈茹茹顺眉低眼地应道:“是。”

6

左右两条皆是死路。

沈茹茹探过之后极为失望,回到远处对昭华道:“以前我同师父来彩毒林时,也曾误人过迷阵之中,只是从未有哪一次像今次这般难对付。这里有毒气凝戍的邪魔,还会让我们周身法力慢慢流失,阵眼也找不到,说不定”沈茹茹有些忧愁,“说不定这里是一个死阵。”

死阵,传说中没有阵眼的阵法,只可人,不可出,人阵之人便被阵法吸尽法力,枯槁而亡。

昭华太子闻言,眉眼沉了一瞬,不慌不忙地开口:“死阵既死,里面便不会有活物,方才遇见的虽是邪魔,却也是活物,可见此处虽形容枯槁,然则另有生机,只是我们未曾发现。”

昭华目光沉着地四处望了一眼:“先前我未醒之际,你都背我去过什么地方?“

沈茹茹想了想:“顺着这条道,两边都是枯木,中间路过了一个小桥。”

昭华眸光一亮:”桥?”

“嗯,那路上有条拦路河”说到这里,沈茹茹猛地一抬眼,与昭华四目相接。

有河有水,自然有来源,水主生,河中必有生机!阵眼或许便在那河中!

两人立时往回赶,昭华忍不住嫌弃沈茹茹:“既然过桥,为何不往水里多看一眼,你师父未曾教过你在阵法之中要留意不同寻常之物吗?”

沈茹茹忍住没吭声。按常理推论,哪个当医生的师父会教自己徒弟行军打仗的阵法啊!虽然她的那个师父还真的教过。

重回小桥边上,昭华便沉默了下来,他目光紧紧地注视着河水,忽然之间定睛于河中某处,他脚下金光一闪,身形一动,立时便落在了河水中央,掌心一握,一柄金光四溢的利芒长剑立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沈茹茹在下三重天里听过无数个关于这把太曦剑的传说,可到底是百闻不如一见,太曦剑光芒太过耀眼,刺得沈茹茹都不敢直视了。

只见三尺长剑随着昭华一舞,携着撼天动地之势,斩入河水之中。

霎时间,天曜地洞,四周场景皆在剧烈震颤。

沈茹茹知道这一击必定是斩在了阵眼之上。

然而接下来让沈茹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那河水当中竟然窜出了条一人粗的巨大魔蛇!

这阵眼居然还有守护的妖魔!那这阵便绝对不是彩毒林里的天生阵法了呀!这是有人刻意为之!要将她与昭华一同困在这里啊!

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沈茹茹来不及想清楚,便见那魔蛇一甩尾巴向昭华攻去,昭华根本就没指望沈茹茹能帮得上忙,所以连看也没看她一眼,抽剑回身来挡。他一声低喝,径直将魔蛇那覆满鳞片的尾巴生生斩断!

昭华顺着魔蛇身体往上一攀,对准魔蛇的脑袋,劈头砍下,将蛇头生生砍成了两半。动作行云流水,好不流畅。

魔蛇惨叫之声 充斥天际,巨大的身体摔人河水之中,溅起无数水花。昭华在空中轻抚长剑,以法术擦干净了剑身血迹。沈茹茹望着他张了张嘴。

昭华拢袖而立,垂首望了沈茹茹一眼:“仰慕吗,本太子给你溜须拍马的机会。”

“太太子殿下”

“说。”

“你背后”

昭华一怔,猛地回头,只见方才那被他斩断的蛇尾此时竟然长出了头,变作一条小蛇从他背后猛地向他扑来。昭华回身再次将蛇尾叉斩断一次。

还未等他回头,沉人水中的魔蛇身形一动,再次仰首挺胸而起,这一次,那被昭华劈开的脑袋竟然变成了两个!成了一个双头蛇!

这妖魔竟是斩不死的!

双头蛇吐着信子如电一般向昭华杀来,昭华这方刚斩了那蛇尾,手中太曦剑挡住了一个蛇头的攻击,那方另一个蛇头就从昭华背后杀来,咬在了他肩颈之上。

昭华面色一变。沈茹茹见状,心知在这会吸食他们法力的阵法中再斗下去,时间越久越是对他们不利。

她咬了咬牙,心头犹豫之际,昭华猛地将太曦剑往地上一掷,太曦剑落在沈茹茹面前,只听昭华在空中与双头蛇一边战斗一边对沈茹茹喊道:“聪明点!拿剑劈开阵眼!出去!”

他是要放她走。

这个生性傲慢且倨傲,随时随地威胁要杀了她的昭华太子,在她真正生命危急的关头,竟然将他的太曦剑丢给了她,让她拿去砍开阵眼逃命

沈茹茹握住了太曦剑,心头纷乱非常,她可以走的,她完全可以在这时候拿了太曦剑劈开阵眼,拔腿就跑,本来昭华就是让她如此做的,她不该有任何负担!

但是!

她抬头望了一眼给她争取逃生机会的昭华,内心那不合时宜的,该死的道德底线在这时候叉冒出了头。

沈毅以前便说她这辈子做不来大事,现在看来,她不仅是个做不了大事的人,她也是个在危急关头,藏不了秘密的人啊

沈茹茹复而一抬头,黑色瞳孔中映出昭华与蛇颤抖的身影,在眼底深处,一丝丝红光一闪而过,太曦剑在沈茹茹手中闪出一道光芒,整个剑身开始颤抖,仿似在排斥着与沈茹茹接触。

沈茹茹见状,索性将太曦剑就地一掷,太曦剑剑尖深深没人地里。

昭华在空中与蛇妖缠斗之余分心往下方一看,见得沈茹茹竟然扔了他的宝剑,还迎面冲他跑来,登时气得气血逆流:“蠢得连逃跑也不会了?”

沈茹茹没有理他,而下一瞬间,昭华便立时觉得下方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

这么多年随着战神夫妇战过四海,走过八荒,昭华太清楚这股气息是什么了,这是

魔界王族的气息

昭华惊愕得瞳孔猛地一缩,这个沈茹茹竟然是魔界王族?

(未完待续)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发邮件([email protected])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